现金棋牌

,

开心8

,

******群

,

波胆指数

,

博彩公司排名

,

在线博彩网

,

www.digitwest.com/Product/newscao.aspx

,

www.digitwest.com/news/

,

www.digitwest.com/news/

,
信息产业监管框架初定:工信部新政方向猜想
千呼万唤的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的“外三定”(司局设置方案)终于浮出水面。

  7月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挂牌后的第三天,在全国工业化和信息化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中,工信部部长李毅中透露了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司局设置。

 
李毅中提到:工信部的信息产业行业管理、信息化推进方面,一共有8个司局。

  据记者了解,这8个司局分别是:电子信息产品方面的司局、软件服务业方面的司局、通信发展司、电信管理局、通信保障局、无线电管理局、信息化推进司、信息安全协调司。不过,各司局的具体名称目前尚未对外公布,不排除有个别调整的可能性。

  消息人士向记者表示,工信部的“内三定”(指司局下属机构的设置和人员到位)将在7月底前完成。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确定的司局设置方面亦不乏亮点,部委的合并未削弱信息产业的地位,该产业的地位反而得到了加强。“在软件方面,新设立了软件服务业司;在通信业方面,新设立了三个通信方面的司局,这都表明了政府对于信息产业的重视。”

  电信产业政策端倪

  “这次的司局设置加强了对国家信息安全的监管,而信息安全方面最基础的设施就是网络和通信。”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曾剑秋(曾剑秋博客,曾剑秋新闻,曾剑秋说吧)向记者表示。

  对于通信方面新设立的司局,业内人士分析,信息安全协调司将负责信息安全方面的事务,通信发展司则负责研究拟定电信发展规划、政策和措施。这两部分权力原来都属于电信管理局,这次单独设立司局,表明了政府对于安全和发展方面的重视。保留下来的电信管理局则继续负责其他的管理事务,包括审批、发放经营许可证,价格监管等。

  通信保障局则负责通信网络的技术保障。有消息称,通信保障局的设立和今年几次救灾有关。事实上,在此之前,很多省份都设有长途通信保障局,但不为众人所知。

  与此同时,政府对于电信行业的推动作用已露出端倪。在7月2日的会议上,李毅中透露,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的3G部际协调小组已成立,并且确定今后的34项具体任务,相关司局务必责任到人,抓好落实。李毅中还强调了发展TD的重要性,“TD-SCDMA的发展关系到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走自主创新道路的决心和信心。”

  “政府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即从TD-SCDMA产业切入,推动整个国家的3G业务。”曾剑秋说。

  至于业界担心政府支持TD、从而忽略了保留G网的中国联通和收购C网业务的中国电信,曾剑秋则认为,政府对于TD的扶持并没有忽略其余两家,而是在TD上寻找一个切入点,来推动整个3G产业的发展。

  “中移动推行的TD实际上已经超越了3G的TD-SCDMA,而是已经向3.5G的TD-HSDPA升级,这表明我们国家已经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性。”曾剑秋说,“目前全世界一共有33亿移动用户,其中有6亿3G用户,而中国的3G业务才刚刚起步,通过直接发展更高水平的3.5G技术,说明我们国家在产业政策上选择是非常明智的。”

  “虽然现在3G标准已经有了4个,但在4G上,这些标准将逐渐走向统一的。比如,我们的TD和WCDMA在技术上就有很多融合的地方,基本上有一个趋同的趋势。”曾剑秋认为,通过发展更高级的技术,能够把三个标准逐渐融合起来,而不是必须由一种技术取代其他两种。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汪玉凯教授则认为,电信业三家企业的发展,在政府搭建好平台之后,最后的结果要靠市场和竞争来决定。

  一直呼吁政府扶持TD的中国信息化推进联盟常务副理事长邓寿鹏则认为,今后工信部应在以下方面发挥实质性作用:在移动一家独大的情况下如何实现非对称管制?如何协商网间漫游的资费,以及实现号码携带转网?运营商的互联互通,稀缺资源(如无线频谱)的分配,以及促进增值业务的开展。

  软件司的政策修订挑战

  “软件产业应该独立出来单独发展。”6月12日,任原信息产业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司长的肖华第一次透露工信部将组建软件和服务业司。

  7月2日,李毅中在会议中提到:“信息产业和信息化管理方面,适当整合资源,新成立了软件服务业司,涉及今后发展的重点。”这是官方首次确认设立软件司的消息。另有消息称,首任软件司的司长将在7月底前到任。

  “从设立软件方面的司局来看,反映了这个产业存在的几个问题。”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理事长陈冲告诉记者,“第一,和信息化融合的工业化与传统意义上的工业化是完全不一样的;第二,在信息化的过程中间,软件起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第三点,软件产业必须懂得如何与别人融合,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陈冲认为,我国的软件产业市场非常广阔,但基础还是比较薄弱,产业如何上一个台阶仍是一个挑战。他认为,从“软件服务业司”的成立,到摸索出成功的方法还需要等一段时间,“两化融合越是重要,就越要谨慎”。

  业内人士认为,“软件服务业司”成立后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18号文件的延续问题。2000年发布的国务院18号文件《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一直被认为是软件产业的助推器。最近,工信部相关官员已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肯定了18号文件的重要性,2010年即将到期的文件如何修订,是软件行业内关注的焦点。

  陈冲也认为18号文件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但他指出,18号文件的许多具体办法是针对当时的情况,比如当时的软件比较纯粹,现在软件的概念已经向服务和嵌入两个方向拓展;原来的软件企业都比较小,而现在软件企业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从小到大和从大到强的政策扶持是应该有所区别的。

  在6月12日的中国软件产业投资高峰论坛上,肖华亦谈到了如何让软件企业变强的问题,他认为,软件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一个行业内部必须有一两个大型的公司诞生。而这除了依靠具体的优惠政策之外,还要靠市场投资的介入,如何把软件企业带向市场获得投资,如何营造这样的环境,也是政府需要面对的问题。

  “软件服务业司成立的另一个意义在于,有了一个专门的机构来执行软件政策。在很多情况下,不是没有政策,而是政策的执行力度不够,或者没有可操作性。”陈冲认为,“有了这样一个机构,希望在将来,更多好的政策能够得到切实的推进和执行。”

  信息化的遗留问题

  “信息化推进司保留了下来,而且职能得到了加强。”曾剑秋对记者表示,原来的信息化推进司是单方面推进信息化,而现在站在国家角度,从工业化和信息化两方面来发展。

  “以前,信息化牵扯的部门过于庞杂,只有靠国务院的协调才能够进行下去。”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对记者说,现在把工业相关职能、国信办并入工信部,就是为了在同一个大部的内部来解决信息化问题。

  但他指出,原来的国信办还有一些职能,比如行政的信息化、农业、教育等的信息化职能将归往何处,如何落实,又成了新的问题。另外,广电方面没有划归工信部,如何协调这一部分的职能也是必须面临的问题。“工业以外的信息化如何解决?是否还需要一个部际协调的信息化小组,现在还无法判断。”

  汪向东表示,由于工信部各部委的具体职责还没有出台,在保持乐观的同时,要做出进一步的判断尚需等待。

  另外,汪向东认为,在营造有利于融合的环境方面,工信部也面临着挑战,特别是对中小企业如何指导。本世纪初曾经历过一次信息化的泡沫,众多企业花了不少钱建立信息化,建成后却发现未必有效,当时人们对于信息化的作用曾经提出过质疑。“中小企业的实力较弱,政府有责任为企业的信息化建立良好的支撑体系,让中小企业享受到低成本的、有效的、方便的、安全的信息服务。”

  汪向东还表示,信息化的素质教育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不管是工业,还是行政、服务业、农业等,如果要信息化,都牵扯到人员素质问题,总之,要实现全方位的信息化,其过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

2008-7-8 17:23:52     908